您现在的位置:学术报告 > 教育教学 > 2020的春节想必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2020的春节想必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2020-02-14 17:35

  2020的春节想必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似乎除了游戏以外各行各业都没跑出“毒圈”。

  对于传统教育机构而言,异常难熬,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在线教育”这个概念却炸了,被推上风口浪尖。

  可能是被“抢口罩”、“抢双黄连”整的有点不理性了,只谈短期,笔者实在忍不住想给“在线教育”泼泼冷水。

  “目前我们接到的通知是,3月份之前学校都不会复课,这对于我们无疑打击巨大。”教培校长们很焦虑。

  众所周知,对于教培行业而言,现金流就是生命线。保证家长续费是支撑现金流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根本方式是促进课时消耗。在以主讲老师为核心的教学环节链中,从前端学习顾问到后端助教的薪酬,实际上都依赖于主讲教师的上课过程。

  根据教育部最新的摸排结果,不包括素质教育,我国教育培训机构数量超过40万家。在这个公认的高度分散市场中,中小型机构构成了生态中的绝对主力。

  受到冠状病毒疫情的“黑天鹅”影响,本应是小热潮的寒假消课步伐被打乱,停课带来的影响不仅是教学链条上的员工都无收入进账但支出不停,更严重的是导致学生规模性退费和客源的流失,一夜回到解放前。

  所以对于大部分线下教育而言,利用工具实现线上教育是关系到生死存亡“不得不”的一步操作。

  “别人是在家无聊到数瓜子,而我们从初二就开始开工,之后就没睡几个囫囵觉。”“业务需求量太大了,一直在扩容。”直播授课平台和工具们是真忙。

  但让习惯了一种授课方式的老师赶鸭子上架,一秒切换成另一种生态下的名师,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难度有多大。

  “我们也不想着消课了,能把现有生源留住就心满意足。”一位来自湖南的K12从业者红红对笔者说。

  骆驼树的朱兆伟老师在近期做的一个调查问卷结果也印证了上述观点。在参与的200+机构中,其中50%的机构,做线上课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留住现有的生源,做粘性。只有30%的机构,做线上课程,直接用来做收费(课消)的机构。

  大部分机构受制于师资能力和变通性不足的现实情况,完全冷启动教学效果大打折扣,如果收费更会影响机构口碑,与“赶客”无异。

  由此可见,突发事件并不会形成行业拐点,老师、机构、体系都没准备好。所以针对于小型机构的线上转型促进作用并不会太明显,疫情之后大概率不可持续,因为他们只想守住自己的地面战场罢了。

  这次疫情事件,实际上让所有培训机构的成本都提高了。教室里不能开课,房租照付,老师员工工资照付,课堂搬到在线系统后,又额外出现大量的系统运营费用。

  看起来,大中型机构的线上化也都不过是顶着高成本地权宜之计,如果认为成本是唯一的问题就太天真了。

  老师第一个不适应,特别是从事线下一对一和小班课这样相对个性化辅导形式的老师们。

  “家长报班的目的就是为了看到效果。线下近距离的交流,我从学生的状态和情绪中就能知道他是否听懂,但用线上化之后完全不是那样的了。基本以我讲为主,无法实现有效的互动和留给学生思考时间。线分钟的留白并不会影响效果,甚至有利于学生消化吸收,而线秒钟的停滞都尴尬无比。为了让学生回放多次学习,只能以老师的输出为主,但就算我一节课讲两节课的干货内容,学生的接收效果也并不理想。”新东方优能中学一对一的一位小苏老师对笔者抱怨。

  “对了,数学老师还反馈学生没法做辅助线。在线教育对于学生端的硬件也有一定的要求,学生做不到人手一个手写板。”

  工具的缺乏伴随着“地狱模式”的网络环境,这可能让本就不太接受在线教育学习效果的家长们在内心直接“拉黑”。

  根据笔者的了解,精锐教育对于线折的优惠力度,即一节线下课可以兑换两节线上课课时。打折无可厚非,线下课程的客单价要远远高于线上课程是公认。但如果考虑学生上课的频率不变的话,消课效率实际在放缓。不过聊胜于无,毕竟整个行业获客成本高涨,都在担心生源流失。

  学习时间地点便利之后,对于消课没有促进吗?千万别高估自己的用户,他们只是一批为了多放假在家玩耍,而集体给钉钉刷“一星好评”的孩子。再一次证明了学习真是一件反人性的事。

  人们总是放大自己想看到的事情并以为那就是事实。实际上在超万亿规模的教培市场中,在线%。与其说线下机构转型任重道远,不如说教培形态的终局未必都是线上化。

  在这样的行情下,残酷地讲,从去年开始连载的“教培机构跑路记”肯定还会持续。

  不仅加速原本就苟延残喘机构的消失,伴随着在线教育机构的“免费营销课”加入战斗,让本就不富裕的线个月的鏖战“小康之家”也会余粮不足。

  所以说线下机构是在“自救”并不夸张。但一些企业正在经历“生死存亡”,而另一些企业却想要“浑水摸鱼”。

  当众人恐惧时应该贪婪。在商言商,所有的教育培训业务抢占的都是学生有限的精力和时间。

  但笔者眼看着教育企业为了疫情的捐助活动,画风越走越偏,美好的初心快演变成闹剧了。

  先是“贩卖焦虑”被搬上台面,机构、学生一起抢跑新学期,搞得教育部不得发文叫停,各地原计划正式开学前不要提前开始新学期课程网上教学。

  后是“免费课”变“营销课”,添加学习顾问、推广朋友圈、转发班主任,花式拉新各显神通。加上媒体的煽风点火仿佛在线教育的春天来临,连被传濒临倒闭的某在线教育机构都趁热宣布获得融资,不可谓不妙。甚至是以往难以撬动的下沉市场家长也因为“宅”在家开始新尝试。

  虽然任何时间采用任何商业手段都无可厚非,但某些机构无节操凑热闹地拉新能不能先歇歇,停下疯狂蹭疫情把以往那套拉新方案照搬的脚步?

  “本想去XX英语领取免费课程,薅点羊毛。留下自己的姓名和手机号后,点击领取课程后,弹出:课程顾问稍后会联系您,给您发送听课账号。”

  还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笔者真的想问问,你一成人英语,这时候来凑什么热闹?

  行业大佬前新东方在线COO潘欣也在呼吁“别打着公益的旗号做促销拿leads,说白了,白送又能送出去多少各家自己心里都清楚着呢,哎…”。

  最后建议趁着疫情鼓吹在线教育的投机者,也停停吧,说到底就算新东方线下停课了学员也不会转给新东方在线啊,股东也不能答应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