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学术报告 > 教育教学 > 估值低有安全边际;推荐跟谁学

估值低有安全边际;推荐跟谁学

2020-02-14 17:35

  进入2020年,一场“新冠”疫情席卷了全国,其分布之广,影响之深,远甚于当年的“非典”。

  不过,与酒旅这种完全依靠线下消费的行业不同,线上教育的模式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基本跑通,衍生出了在线、小班、大班课,录播、直播等多种形式。于是,在线下渠道基本停滞的前提下,大量教育机构选择了plan B。

  “新冠”疫情令2020年的春天略有些黯淡与寂寥,但在线教育的春天却似乎格外明朗。

  其实从在线教育的发展来看,这种形式基本从有网络开始,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早期的在线教育局限于网校这种形式,其实质是录播课,既没有师生互动,也没有学习的反馈机制。这也导致在此后的十几年间,在线教育并没有实现跨越式发展。

  在线教育线年前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种在线工具、内容、平台开始出现,互联网巨头切入这个赛道之中。并且,一些线下平台也开始向线上转移。在线教育的广度和纵深被空前放大。

  在线教育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对线下教育的竞争。它解决了线下教育的一些痛点,如可以随时随地接受教育,可以通过AI手段因材施教等等。如果看在线教育的发展,它也有很多痛点。在我看来,重要的是两个:其一为获客成本,其二为下沉。

  获客成本高是在线教育发展最大的制约因素。没有实体校舍的在线教育机构普遍通过网络、楼宇、地铁等广告营销获客,网络营销稍微精准,而后者则无异于广撒网,导致获客效率非常低。而获客之后留存率也是一个问题,特别是一些教学力量薄弱的机构,在投入大量资源获客后却难以留存。

  而这次的线下停课倒逼课外辅导进入线上,则变相的大幅降低了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以往是到处是找客户,现在则是客户找上门来。

  另一个痛点是下沉。教育质量与教育资源的分布基本与经济水平呈正比,将东部优质的教育资源通过网络的形式搬运到西部地区,当然是一种非常理想的方式。然而现实却往往恰恰相反,因为一二线城市的基础设施更发达,用户的接受度也更高,使得一二线城市的在线教育普及度还高于低线城市。但在线教育机构想要做大,就不得不考虑下沉市场,因为它们靠的是规模优势。

  以往,这个广大的下沉市场是很难触及的,新东方和好未来做下沉做了这么多年,进展也不理想。但到了今年,情况则大不一样了。

  从我的今年春节返乡(西部三四线城市)的观察来看,线下停课后,大量培训机构转向了线上。比较大的机构,如好未来新东方都有自己的线上平台,可以直接转换。而小的培训机构,则寻求与线上教育提供商合作,如松鼠AI、作业帮等。

  节后香港股市虽然因为疫情影响,表现不佳,不过新东方在线逆势领涨,截至发文时上涨了41.4%。另外,网龙也有在线教育布局,再加上又是游戏概念,同期的涨幅媲美新东方在线。

  之后几天,涨势依旧,投资者似乎达成了默契,就是凡是涉及在线教育的,都是先涨为敬。

  与行业景气度呈鲜明对比的是,这个行业内的公司大部分却活的并不“滋润”,甚至说有点惨。

  重营销轻教学成为一些中小机构的通病,有个数据是说,95%的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实现盈利。这一方面是由于重视营销轻教学;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竞争激烈,市场上一时供大于求。所以理论上说,疫情扩散利好在线教育,这个逻辑虽然成立,但并不适用于所有公司。

  实际上,A股除了佳发教育等少数几家做教育信息化的公司外,并没有纯正的在线教育股。

  这些线下转线上的教育机构,要么已经有成熟的线上系统和经验了,要么是临时抱佛脚,或者借用其他的系统。对于后两者而言,线下教育还是大头,一时半会不可能转型线上教育。所以说,当前转到在线教育,更多的可能只是应急,是对线下的补偿。对于很多教育机构而言,2~3个月后才是大考,因为教育机构预收费用是三个月。

  现在疫情预计持续时间比较长,对很多机构其实都不乐观。另外,一些头部玩家看到了这一时期的线上化趋势,抓住一切机会引流,争相开放了自己的在线教育课程和系统。

  猿辅导、作业帮、新东方在线等均推出了海量的免费课程供学生在线学习。所以,消费者即便从线下转到线上,也会优先选择那些口碑好、教学质量好、师资强的线上机构。

  譬如,现在已经非常普遍的双师课就是一种线上+线下的辅导模式,而新东方在线的东方优播,也在线下建立了线下体验中心。我们更倾向于推荐那些教育质量突出,教育与营销并重的在线教育机构,并且看好线上+线下的相互协同。

  推荐网龙,游戏+在线教育双轮驱动,布局教育基础设施,估值低有安全边际;推荐跟谁学,利用名师+大班的模式成功率先实现盈利,上市之后开启加速扩张。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