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学术报告 > 学校结构 >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2020-02-17 14:23

  2017年3月,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歌舞团,以及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附属舞蹈学校汇聚于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虹桥路1650号。

  在新的中心,黄豆豆有时练功到夜里。一个人离开时,看着眼前一流的建筑,黄豆豆眼前会重叠出现昔日老练功房的场景。现在,国际舞蹈中心最大的剧场就坐落在上海歌舞团老练功房的原址之上,几乎是重叠的位置。

  从温州出发,在经历23个小时的轮船航行后,妈妈带着黄豆豆走上甲板,上海到了。

  这座大城市夏季潮热的空气一下扑面而来。穿行在街上,就是穿行在热空气的挤压里。比这压力更大的,是12岁的黄豆豆此行的目的。这一年是他报考舞蹈学校的年龄上限。如果再考不上,他就不可能成为职业舞者了。他已经经历了好几次考试失败。这次到上海舞蹈学校来参加总复试,是人生最后一次机会。

  下船后,妈妈带着黄豆豆坐了一辆巨龙公交车,车从上海市区浦西的东边一直开到虹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公交车站的马路对面,就是“上海市舞蹈学校”几个大字。虹桥路1650号。一个芭蕾舞剧《天鹅湖》中天鹅的舞者雕塑出现在这对母子眼前。夏季下午的光线,洒在雕塑上,散发出金色的光晕。妈妈一看到这雕塑,就开始流眼泪。黄豆豆见了,不响。

  黄豆豆的爸爸妈妈都是群文舞蹈工作者,妈妈更是一个舞痴。妈妈可以不吃饭、不休息,但是一定要跳舞。因为时代的缘故,父母没能成为职业舞者,因此他们把所有心血都倾注在黄豆豆身上,从小带他看舞蹈排练,希望儿子能够实现他们未能实现的心愿,考到最好的学校,成为真正的舞蹈演员。

  在这么一个夏季的下午,阳光洒在雕塑上,母亲掉着眼泪,领着黄豆豆第一次走进了上海市舞蹈学校的大门。此后30多年,从某种意义上说,黄豆豆几乎再也没有离开那里。

  1959年11月,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上海积极筹备和组建第一所舞蹈学校。第一任校长李慕琳带领一批教师和员工,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完成办校开学前的所有准备事项。1960年3月18日,上海市舞蹈学校在石门一路333号正式成立,按时开学上课。不久学校从市区搬到虹桥路1674号(即今虹桥路1650号),从此开启了这一片土地和舞蹈艺术的缘分。

  新成立的上海市舞蹈学校中,许多老师是从1954年成立的北京舞蹈学校调来的资深老师和应届毕业生。1961年春节,在看到南来的北方老师不回家过年时,李慕琳请他们到自己家里吃年夜饭。当她发现北方老师不适应上海的阴冷冬天,在床上盖着被子备课后,马上要求把朝南的校长室换给老师们做宿舍,并抱歉地说:“没有关心安排好你们的生活。”

  在物资供应匮乏时期眼见学生们练功体能消耗大,营养跟不上。李慕琳为舞校申请物资支援,其中有巧克力。李慕琳家的几个孩子见了巧克力都想尝一尝。但李慕琳慈祥而严肃地说:“这是给舞校学生补充营养的,为的是保障他们的学习。”

  1964年春,上海市舞蹈学校编排了一个20分钟长度的中型芭蕾舞剧。到了1965年5月,舞蹈学校在其基础上创编成一部8场大型芭蕾舞剧《白毛女》,参加“上海之春”演出,获得成功。50多年来,这部舞剧不知上演了多少场次,搬上银幕后更有上亿观众观看了此片。

  由于当年没有机会进专业学校,黄豆豆的母亲曾一遍遍看着银幕上的《白毛女》,学着踮起脚尖。而现在,她的儿子走进了她心中的圣殿,走进了诞生《白毛女》的地方。

  长久以来,他都怕别人误会跳舞的男生娘娘腔,常常对外宣布自己是个“搞武术的”。小时候,父母逼他压腿下腰,让他只觉得童年痛苦。因此到上海市舞蹈学校开始住校生涯,逃离父母掌控,让黄豆豆心里特别高兴。再说,学校的伙食不错,如果运气好,能在晨跑中第一个跑到食堂,就能吃到肉松,这是他在温州家里享受不到的美味。

  虽然一开始,黄豆豆对舞蹈兴趣不大,但他天生好胜心强,特别能吃苦。老师们都特别好,将所有的专业技能和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黄豆豆记得,自己的班主任是英语老师,不仅英语好,古典音乐造诣又深,对离家住校的孩子特别照顾。

  在温州的父母看到孩子考上舞校,又开始盼着孩子成为舞蹈明星。每次考试考第一,他们才会高兴。只有一堂课例外。那是毯子功考试,父母有点心疼黄豆豆,怕出意外,就给豆豆写信说:拿第三也就可以了。但黄豆豆已经喜欢上了在空中飞行的感觉,最后还是拿了第一。

  如今,从上海到温州,开车大约6小时,高铁大约4小时,发一则微信过去可以瞬间抵达。但在1989年,黄豆豆和父母联系的方式,除了写信,只有打长途电话。

  黄豆豆记得,当时他每周从班主任老师那边领生活费,大约5元到10元,然后就自己坐57路车,从虹桥路水城路坐到静安寺今天的静安公园那个位置。30多年前,那里是一个邮局。交10元押金,领一块牌子,可以到2楼去,在指定的小房间里有一架电话,供拨打长途电话之用。黄豆豆和父母约定,每个星期天下午的一点半或两点,从上海打电话到温州家里。先响一声电话铃,那边父母不要接,这边黄豆豆马上挂掉。隔10秒钟再拨,确保电话打过去父母一定能接到,让每一分钟的收费都用在刀刃上。

  每周一次,从虹桥到静安寺,从12岁到18岁,每一次都能看到,上海在一点一点变化。高楼起来了,道路在拓宽,高架造起来了,公交车出行不再拥堵。1994年,黄豆豆获全国桃李杯舞蹈比赛男子少年甲组第一名,1995年以《醉鼓》获全国舞蹈比赛中国古典舞唯一的金奖。这一年,黄豆豆从上海市舞蹈学校毕业,进入上海歌舞团,此后又去北京舞蹈学院学习民族舞剧表演。

  就在此时,黄豆豆的父亲在温州承包的加工厂车间遭遇强台风侵袭,连一砖一瓦都没留下,上海歌舞团承担了黄豆豆读大学的所有费用,送他上了北上的列车。他到上海时伴随着母亲的泪水,他离开的时候自己含着眼泪。在离开上海的日子里,他开始意识到,思乡的时候,他不仅仅思念温州。虹桥路的那几幢楼对他来说,早已不仅仅是求学的地方,也是他的家。

  1997年,黄豆豆毕业,从北京又回到上海歌舞团,担任舞蹈演员。上海歌舞团和上海市舞蹈学校其实就在一个大院里,黄豆豆依旧在熟悉的场域里。每天早上他跟上海芭蕾舞团的舞者们练古典芭蕾基本功,之后就到歌舞团的教室练中国古典舞,有排练的时候排练,没排练的时候创作新剧目。他经常加班,会在很晚的时候才离开。他见过了这片建筑白天夜里一年四季每个时辰的样子。

  《海派文化地图》一书称,如今是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最东侧的B号楼,为中山陵的设计师吕彦直的好友兼合伙人黄檀甫所有。最南侧的C号楼曾是王星记扇庄所在地,梅兰芳演出《贵妃醉酒》用的扇子,便是扇庄女主人所制。靠西面的D号、E号两栋楼,曾经的户主是昔日卷烟大王丁厚卿。而最北侧的A号、F号两栋楼是孔祥熙家族的西郊别墅,孔家的两位小姐曾住在这里。

  2002年6月,经上海市政府决定,上海市舞蹈学校并入上海戏剧学院。2017年3月,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与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歌舞团汇聚于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虹桥路1650号。如今,这些小楼作为历史保护建筑,都经过精心整修,连周边的大树都基本按“原树原址”的模式复栽。“两团两院”将名家工作室、创作中心都放在了这些小楼中。因此,那些大师、舞者的身影经常会出现在小楼周围,成为新一代舞蹈爱好者心中的圣殿。

  新建的国际舞蹈中心整体以舞蹈为元素,四栋主体建筑如“四小天鹅”。其中两栋建筑分别是一个座席数多达1074座的大剧场和一个291座的实验剧场。在设计之初,设计师为了让排练厅、教室、舞台的地板符合各门类舞蹈演员和不同级别的学生的要求,殚精竭虑地搜集国内外最先进的材料,进行比选,广泛听取各演出单位意见。大小“样板房”建立之后,请了黄豆豆、吴虎生、范晓峰、季萍萍等一批批专业人员进行试跳和评判,最后付诸实施。如今,舞蹈中心里有48个弹簧地板质地大小各异的排练厅。

  去年,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上海歌舞团在团市委指导下,从全国招募了30名舞蹈志愿者,用了20多天的时间,在国际舞蹈中心献演了《舞出中国风》舞蹈专场。那段时间,青年演员们已经离开了,黄豆豆还要练功到夜里10点。一个人离开时,看着眼前一流的国际舞蹈中心,黄豆豆眼前也会重叠出现昔日老练功房的场景。少年时代练功的场景会在心里温暖闪回。因为,现在国际舞蹈中心最大的剧场,其实就坐落在上海歌舞团老练功房的原址之上,几乎是重叠的位置。

  1997年,刚回到上海歌舞团的时候,和黄豆豆一起进团的有6位同学。当年他们是团里最年轻的演员,练功的时候,排在前面的是二十七八岁的师哥师姐们。后来,师哥师姐渐渐退出一线。有一天,黄豆豆发现自己站到了第一排,是教室里年龄最大的舞者了。后来他尝试编舞,几年后成为艺术总监。三十多年的时间,就在每一个踢腿下腰的动作里,悄悄度过了。如今,黄豆豆依然每天在虹桥路1650号练功,和第一天来这里时一样。(沈轶伦)

  疫情是否为在线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70年来,几代中国人准确把握世界大势,不断调整内外政策,推动我国实现从封闭半封闭向全方位开放的伟大转折,谱写了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进步的历史篇章。

  在一体化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如何适应深刻变革的产业发展新特征,并以此为契机进行产业转型升级战略调整,是现阶段面临的重要问题和紧迫任务。

  当前,尽管中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经济运行继续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发展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增多。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诸力共鸣”,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互联网党建”的中坚力量。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当前,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不仅严重挑衅“一国”底线,也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伤害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给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贡献给世界的“大国智慧”“大国方案”,更需要“大国话语”来为其保驾护航。必须进一步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话语体系的构建与译介传播。

  全党必须高度重视这些来自国内外、党内外的重大风险,不断强化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继续磨砺初心,切实提高进行伟大斗争的能力和本领。